清瑞龙潭

=辞花
qq1718862757
我要无聊死掉惹 快来找我玩

兔狼现趴 暖冬

  第一次写。。。。不太会大家随便看看就好

        大白话流水账TT



  下午三四点的光景,天仍是灰蒙的,寒风夹着雪扑在苍狼的脸上,他的小半边脸埋在围巾里,一手拉着行李箱,有些恍神的盯着手机发呆,屏幕上千雪孤鸣的对话框微微闪着光。



  几个过路的女生盯着苍狼红着脸小声议论着,又一阵风吹来,他微动了动发僵的手指,刚按下通话键的瞬间,就听见不远处有人喊着他的名字。



  “苍狼啊——”千雪招着手像他一路小跑来,苍狼关了手机也快步迎上去,对着微喘着气的千雪有些腼腆的喊了声小叔。



  千雪只随意套了件不算厚实的卫衣,穿的牛仔裤还是破洞款的,马丁靴上的链子晃得叮当响。苍狼看的有些头疼,忙把自己的大衣脱下来给千雪裹着。



  “不用不用,我不冷,车上暖和……诶!”苍狼给他理了理罩住大半个头的围巾,“那也有一段距离……小叔,不要胡闹了。”



  “哇靠!那你就不会冷噢!”



  苍狼没出声,又拎起行李箱,拉着千雪就往车门走去,千雪自知拗不过他,也就心安理得的随他去了。



  “苍狼啊,刚刚和藏仔他们忙着新歌的事,来的晚了,没等久吧!”



  “我也才出来”苍狼的声音有些闷闷的,过了半晌才又补充到,“没怎么等……小叔,你能多陪陪我吗……”



  千雪半个头都被苍狼捂在围巾里,风声又紧,没听清楚,问了句“你说什么?”,苍狼却摇摇头,从千雪手里拿过钥匙,安置好行李后自己上了驾驶位,说道:



  “小叔,我来开吧。”



  车里有些乱,副驾驶位上放了把吉他,又满满当当的塞了几件衣服,千雪只得钻到后面坐着,他看苍狼开了油门,倒有些不好意思似的挠了挠头。



  “本来说好我来接你的,结果倒成你照顾我了。”



  “小叔能来,苍狼已经很开心了。”



  千雪被他噎的说不出话来,你你我我个半天也没你出个所以然来,只好跳过这个话题,有一搭没一搭的和苍狼聊着天。车上暖气开的太足,这几天光顾着新歌的事倒没怎么休息,千雪半个歪在靠垫上,没一会就有些迷糊的闭了眼。苍狼听后面好一阵子没穿出声响,便悄悄从后视镜上盯着他看,扯着等红灯的时间又偷偷拍了几张,一路上没出声,等到了家,才把千雪给轻晃醒。



  “小叔,小叔……到家了,你等吃了东西再睡。”



  千雪睁了眼还有些发怔,迷迷瞪瞪间被苍狼拉着手领进了家门,这才彻底清醒过来。千雪去接苍狼前先回家打了暖气,屋里到是暖和,苍狼看了一圈,沙发前的小桌上摆了火锅,千雪又跑到厨房搬了几厅啤酒来,拉着苍狼在沙发前坐下了,自己开了两罐啤酒也挨着他坐着。



  苍狼却有些纳闷,千雪之前是唱摇滚的,三天两头满世界巡演,虽然这几年逐渐转了型,千雪虽然爱喝,但为了不伤嗓子,早把酒戒了。他刚想开口,却被千雪打断了。



  “小……”“苍狼啊。”



  千雪喝了口啤酒,又伸手摸了摸苍狼的脑袋。



  “我以后不出去唱歌了。”



  “退到幕后编编曲也挺好的,正好让我休息几年……你别多想啊!这是我自己愿意的,反正还有你呢!总归饿不着我。”



  苍狼没说话,只是巴巴的盯着他看,千雪被他看的心头一软,又伸手摸了摸苍狼的脑袋。



  “前两年大哥出……咳。我又天天在外面四处乱跑,留你一个人看管那么大一个公司,把学都给退了。”



  苍狼有些发涩的叫了他一声小叔,千雪嘿嘿笑了一下,又接着说到:



  “我虽然对公司这方面狗屁不通,但多陪陪你也是好的。”



  苍狼又喊了他一声,千雪莫名感觉这声音带了点哭腔似的,自己反倒乱了手脚,赶忙岔开话题,又喝起酒来,苍狼生怕他喝多了伤胃,一个劲往他碗里加菜。千雪本来也是个能喝的,只是几年没沾过味,暖气又蒸的他上头,刚灌了几瓶,脑子就有点发糊。



  苍狼见他连眼角都红了,也不知是热的还是喝的,又傻不拉几的嘿嘿笑着,自己也跟着傻乐起来,心想小叔连喝高了都是这般英俊潇洒,又摸出手机偷偷拍了几张。



  趁着苍狼拍照的空挡,千雪又猛灌了好些酒下去,这回彻底喝高了。苍狼看着他手舞足蹈的样子又头疼起来,他一会对苍狼上下其手,一会又突发奇想,打着舌头嚷着要唱歌给苍狼听。



  苍狼被他缠的没了主意,等抱着吉他回来的时候,千雪早已经摊在地板上睡着了。苍狼叫了好几声小叔都没反应,又小声叫了几声千雪,他无奈的叹了口气,把千雪从地上抱起来,看着千雪睡熟了还在傻乐的脸,有些迟疑的慢慢把脸凑了过去,他想:



  “就偷偷亲一口。”



  头凑的更近了些,



  “谁也不会发现。”



  他把嘴唇贴了上去。



  “谁也不会。”


镜中缘雾里花最假的才越心跳